欢迎访问延安市宝塔区泰佳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网站!
询盘 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
致力于农厕改造创新设计

旱厕改造技术

咨询热线

15129754447 13892197998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新时代“掏粪大叔”郑向群:痴心一片投身厕所革命

所属分类: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1-11-18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 人称“厕所小王子”

“当天,她把整棵树的樱桃都摘给了我们。”想起今年夏天在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指导农村改厕,示范户家大妈为了表示感谢,热情招待改厕团队的场景,郑向群心里一阵暖意。

郑向群,人称“厕所小王子”,是农业农村部环境保护科研监测所研究员、乡村环境建设创新团队首席..、中环协公厕委的..。

他的足迹遍布南北方各个农村的改厕现场。作为博士生导师,他耐心指导学生,认真记录实验数据,作为首席..,他严格落实各项施工技术标准,及时纠偏校正。每一处改厕施工现场,既是他的教学点,也是技术标准的宣讲台。

农村卫生厕所是为农民而建,农民满不满意是.终衡量标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开展以来,郑向群带领他的团队走南闯北,亲自挖基坑、埋管线、清掏化粪池……推进农村改厕工作。“让广大农民群众满意就是我们科研人员的头等大事。”郑向群说。


. “老郑是个性情中人”

农村改厕,任务.难.重的是贫困山区。2019年,郑向群和他的团队来到贵州省剑河县搞改厕试点。

剑河县位于贵州省东南部、黔东南州中部,距省会贵阳市290多公里。“下了飞机后,还要租车开五六


2019年郑向群(右二)带领团队成员在贵州省剑河县乌泥村安装三格式化粪池。 受访者供图

这样的“常态”郑向群却不敢轻易向团队成员“透露”。“我是被老郑骗过来的。”农业农村部环境保护科研监测所助理研究员魏孝承回忆起当初加入团队时的情景,开玩笑地说。

魏孝承刚毕业时给环保所投了一份简历,对于这个人才,郑向群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我正愁没人和我出差,刚好他来找工作投简历,我就说:看你不错,但要考验你一下,这样吧,明天跟我出差。”就这样魏孝承和郑向群来到了剑河县宝贡屯村,“稀里糊涂”地住了下来搞改厕试点工作。

“刚开始,农户对改厕积极性不高,我们都要亲自动手给他们搬材料,亲自给他们砌砖。”首席助理张春雪说,为了让村民理解和支持,团队的每名成员都身先士卒,给当地群众树立一个榜样。

为了得到村民的支持,和他们打成一片,郑向群有时也会带着团队成员请村民喝酒谈心。一次,酒过三巡,魏孝承提出想去县城酒店洗个澡再回村里,结果郑向群劈头盖脸地把他骂了一顿,“干我们这个的要吃得起苦”。

第二天,郑向群找到魏孝承道歉,表示话可能说重了。郑向群解释说,在基层改厕,就是要村里人看到团队的态度,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农民群众才能信任他们。

虽然被郑向群骂了,但是魏孝承被他的冲劲深深打动了,他.终选择留下来。而一个月后,郑向群也才知道,就在那一天魏孝承接到了3个单位的工作通知,无论哪个待遇都比他这里好。

“老郑是个性情中人,也是干实事的人,干活一直冲在.前面,从他身上能学到不少东西。”谈起在贵州试点改厕的那段日子首席助理王强说道。

剑河县改厕的4个试点村都在大山里,每天,郑向群和团队成员都要跑一遍,一遍就是一整天,每个试点现场都需要研究人员去盯,一盯就是一个月。

在郑向群和团队成员们的努力下,当地改厕试点工作有序推进。当年底,宝贡屯村共计建卫生户厕140座、公厕4座。

与此同时,“剑河县缺水山区改厕和厕所粪污庭院消纳及大田回用模式”获得成功,并荣获..届全国农村改厕技术产品创新大赛应用推广项目组一等奖。


.“小心以后出门挨打”

郑向群认为,农村厕所革命的根本目标是,将旧式厕所改成(无害化)卫生厕所,让老百姓体面地上厕所,无卫生、环境风险。厕所革命“改”是手段,而“用”是根本。

为了让农民群众“用”好厕所,他常年行走在农村,进农户看厕所。“暗访被跟踪,调研被狗追,偶尔还会被热心的村民邀请到家里吃饭。”回忆起下基层的经历,每个场景都历历在目。

一次,在某地农村调研检查时,郑向群发现一处化粪池有问题,认为里面进了雨水,当地负责人却不肯承认。情急之下,郑向群将手伸进化粪池,捧起一把水:“你看看,你闻闻,到底是粪污还是雨水?”

农村改厕并非一帆风顺,工作推进中暴露出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改厕标准缺乏,各地对改厕的理解不一致、要求不一样。

2019年底,在市场监管总局大力支持下,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有关单位编制农村厕所革命相关国家标准。“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责任大,不能有任何闪失。”郑向群接到这项紧急任务便开始了研究。

可参照的资料太少,各相关主管部门对化粪池和农村厕所的要求不尽相同,编写难度也非常大。

郑向群就把所有跟农村改厕相关的标准都打印出来,铺了满满一张床,每天“找不同”,然后打开电脑开会讨论研究,.后确定不管哪儿产的化粪池,不管什么样的化粪池,都必须根据农村改厕实际需要确定标准。

由于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郑向群和其他..们几乎天天开视频会,逐字逐句修改,前后修改稿达20多稿。

2020年4月2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发布《农村三格式户厕建设技术规范》《农村三格式户厕运行维护规范》《农村集中下水道收集户厕建设技术规范》等3项推荐性国家标准。

新版《农村三格式户厕建设技术规范》视频,文字、图片详解版

新版《农村三格式户厕运行维护规范》视频、图片、文字详解版

视频、图、字详解版《农村集中下水道收集户厕建设技术规范》

这三个标准的发布实施填补了农村改厕无标可依的空白,保障了农村改厕相关产品的质量,补齐了农村户厕和粪污处理衔接的短板。

“刚得到标准正式发布的消息,我团队的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晕倒在地,然后抱着垃圾桶开始吐。”这三个标准编写过程的艰辛,至今依然让郑向群感慨。

新标准发布,对三格式化粪池的有效容积作出明确规定。但是市面上出售或农村已经采用的很多三格化粪池都低于标准要求。